当前位置: 云顶集团4008娱乐 > 技术支持 > 正文

给机器人当保姆:一个顺应时代产生、却注定不会持久的职位

时间:2019-11-30 04:26来源:技术支持
原标题:给机器人当保姆:一个顺应时代产生、却注定不会持久的职位 编者按:《大西洋月刊》网站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详细讨论了自动化大趋势中的机器人保姆这个职位。作者为扎拉

原标题:给机器人当保姆:一个顺应时代产生、却注定不会持久的职位

编者按:《大西洋月刊》网站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详细讨论了自动化大趋势中的机器人保姆这个职位。作者为扎拉·斯通(Zara Stone),他认为,与机器人保姆相比,真正的保姆才不容易被取代。

图片 1

自动化给机器人研发带来了新的工作岗位,但是这些工作机会可能只是短暂存在。

2017年冬天,在阿肯色州费耶特维尔市,一名18岁的大学生坎农·里夫斯(Canon Reeves )花了大部分时间跟踪一个膝盖高的机器人,该机器人由一家名为Starship Technologies的创业公司于2014年创建,主要用于向学生们递送亚马逊包裹。2014年的初代机器人基本上只是轮子上的冷藏箱,应用雷达、超声波传感器和九个摄像机来运送货物。里夫斯的工作是监控该机器人处理各种复杂地形的反应,记录公众的现场评论,以及在必要时关闭机器人。

随着自主技术的进步,街道和人行道上放置了大量的自动驾驶机器,近年来出现了一种“机器人(的)保姆”的工作岗位。在凤凰城,人类服务员将远程监控谷歌即将推出的Waymo机器人出租车,通过车的摄像头来评估乘客状况以及道路情况。美国国家安全条例通常要求,自动驾驶车辆始终需要有人参与。这些专业人员的职称从“机器人搬运员”改变为“安全驾驶员”,但他们的职责基本上还是相同的,即监控机器人的安全和性能,并回答这项技术的相关问题。

尽管“机器人的保姆”这份工作内容比较普通,自动驾驶创业公司Cruise Automation发布的工作要求包括:一天需要有六到八个小时开车或坐在车里。但这份工作不同寻常的性质给它带来了一些好处。 “有一天我会告诉我的孙子们我做的这份工作!”里夫斯曾经说过。这份工作的工资也不错。Starship Technologies公司“机器人保姆”的薪水为每小时15美元,Cruise公司每小时23美元,是加州最低工资11美元的两倍多。尽管如此,这些高于最低工资的工作职位不会存在太久。

总的来说,机器人保姆工作属于自动化职业范畴,工作内容包括维护、工程和编程。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数据,对具备这种技能的劳动力需求还是相当大的。预计到2030年,这一类别的新工作岗位需求将达到2000万至5000万个。自2016年6月以来,截至2018年6月,Indeed.com上发布的自动化职位广告数量几乎增加了两倍。

自动化领域的工作者包括计算机科学家、IT工作者和管理员。Gartner的研究主管迈克·拉姆齐(Mike Ramsey)说:“这些人很稀缺,需求也很大。但目前自动化工作者还包括低技术水平的工人,比如像里夫斯这样的大学生,或者其他低学历者。随着自主技术变得越来越复杂,拉姆齐预计将来对自动化工作者的要求也会产生变化。虽然会增加更多的工作机会,比如人工智能分析师、系统测试员和车辆技术人员。但是技术进步和立法的宽松也会使得低技术水平的工人需求减少,例如里夫斯在Starship Technologies的工作。拉姆齐说:“我们正处于一个起步的阶段,人类必须大量参与机器人测试工作,但这个阶段可能会马上结束。”

机器人保姆可能会导致社会问题

在某些情况下,机器人保姆这个职位已经不再需要了。去年,34岁的创业者大卫·罗德里格斯(David Rodriguez)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附近花了数百小时跟踪一台名为KiwiBot的机器人,该机器人可以向学生们提供饮料、烧烤。

KiwiBot于2017年由一群哥伦比亚创业者创建,这是一个伯克利的加速器项目,展示了非一般的灵敏度。检索订单时,应用程序会提示学生给机器人竖起大拇指或挥手,机器人的数字眼睛会根据其心情做出不同反应。大卫是KiwiBot这家创业公司的业务开发主管,他的早期任务是监控凯维机器人是否存在问题,即使在机器人出故障时也要随身携带。然而,自2018年4月以来,KiwiBot基本上就没有机器人保姆了。涉及技术检查和向机器人装载食物的机器人保姆工作大部分都非常繁琐,为了消除这种繁琐的工作,该团队正在开发一款收集和装载订单的餐馆机器人,大概会在2019年研发成功。大卫保证说,他的员工不会因此而失业,因为每个人在公司都担任双重角色,机器人解放了的繁琐工作的劳动力,可以因此让员工将工作重点转移到会计、工程和设计等方面。

一些观察家指出,某些类型的机器人保姆(工作内容单调、低学历者也可以胜任的工作)可能会成为一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自动驾驶汽车的安全驾驶员抱怨他们的工作要求苛刻,让人疲惫不堪,因为他们需要保持高度警觉的持续压力。拉姆齐说:“坐在椅子上,持续8个小时盯着电脑,并且不做任何事情是非常困难的。”2018年3月在亚利桑那州坦佩市,一辆Uber自动驾驶汽车撞上了人,机器人保姆领域也受到了严重的打击。监控显示,事故发生时,汽车的安全驾驶员拉菲拉·巴斯克斯(Rafaela Vasquez)并没有看着道路。这名安全驾驶员有可能会因此面临过失杀人的指控。

据《纽约时报》报道,事故发生后,一些企业高管开始主张搁置无人驾驶项目。Uber暂停了在美国的所有自动驾驶测试,其雇佣的400多名测试驾驶员不得不抢着找工作,唯恐失业。今年5月,它解雇了所有亚利桑那州的测试驾驶员,7月份又在匹兹堡和旧金山进行了更大规模的裁员,Uber的测试驾驶员队伍缩减到了55人左右。尽管如此,Uber表示,无人驾驶测试业务将于今年夏天恢复,并正在积极招聘自动驾驶卡车司机和自动驾驶汽车工程师。Uber发言人表示,Uber公司仍然致力于安全的自动驾驶技术,并且期待在未来几个月内重返公共道路。

真正的保姆才最不容易被取代

21岁的乔丹·扎格曼(Jordan Zagerman)担任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机器人保姆。2017年,在旧金山州立大学学习时,他受雇于无人车送货创业公司Dispatch。他的工作是跟随送货机器人在旧金山的一些社区送货,包括避孕套、薯条和苏打水等货物。他还管理Dispatch公司的的Snapchat账户,并设计了品牌运动衫。但是几周后,人们对送货机器人的兴趣越来越淡,机器人保姆变得不被需要了。这一经历让乔丹·扎格曼相信,他需要为未来提前做好准备。那年秋天,他搬到费城,在德雷塞尔大学学习用户体验设计专业。当他毕业时,他希望可以回到硅谷,胜任一份高技术含量的白领工作。他说,他辞掉这份工作,是为了防止被机器人淘汰。

据麦肯锡的数据估计,到2030年,全球1000万至8亿个就业岗位可能会被机器取代。从长远来看,机器人保姆的工作不可避免地会像电梯操作员一样走向消亡。但同时,机器自动化也会带来新的工作机会。拉姆齐说过,自动驾驶汽车的应用将提供大量的就业机会。2016年,博世公司就开始对一所密歇根州社区学校(Schoolcraft学院)的学生进行自动驾驶汽车的维修培训;丰田也对学生进行了相关的维修培训。拉姆齐说,以后我们可能会看到人们回到一些低级工作岗位上,比如给汽车加油。在自动驾驶汽车实现无线充电之前,它都需要有人来给它加油。最难实现机器自动化的岗位是那些需要人类照顾的行业,比如儿童托管、教育、医疗健康等。现在的机器人保姆自以为自己的工作不会被机器取代,但其实,真正的保姆才不容易被取代。

原文链接: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编辑:技术支持 本文来源:给机器人当保姆:一个顺应时代产生、却注定不会持久的职位

关键词: